今天是 欢迎访问信阳党史网!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信息查询

元帅夫人 平民楷模

添加时间:2011-6-21 9:12:44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元帅夫人  平民楷模

  
  —— 缅怀老红军战士林月琴
                 
 林闻问
 
    我崇敬的人有许许多多,首先是我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姑姑、叔叔、伯伯和哥哥。但我崇敬的另一个人,虽然我只见过一面,但却是值得我永远怀念和爱戴的人——我的姑奶、老红军战士林月琴。在建国六十周年举国同庆的日子里,我尤其怀念这些为共和国的诞生建立了卓越功勋的老一辈革命家。 
    常听爸爸讲,我的老家原属河南信阳商城县管辖,现在归安徽省六安市金寨县,那里位于大别山腹地,属于土地革命时期著名的鄂豫皖根据地。姑奶和爷爷很小就参加了红军,参加了革命。可惜,我的爷爷在我爸爸很小的时候就积劳成疾,30多岁就因病而去,成为我们永远的遗憾和痛楚。虽然我从未见过我的爷爷,但我从爷爷留下的穿着军装的照片,领略了一个英姿勃发的革命青年军官的精神风貌。因此爷爷永远是我最崇敬的人。
    小时候,常听爸爸给我讲老家的一些人和事。那里是红军的故乡,早在大革命时期,革命前辈董必武、陈潭秋、徐向前、徐海东等就在那里领导大别山人民举行起义和暴动,成立了苏维埃政府,帮助穷人过好日子。1929年立夏节之夜,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在我老家南溪街上的火星庙,起义的枪声震惊了四野,我姑奶年仅15岁就和当时同龄的洪学智爷爷(1913—2006  全国政协副主席,1955年、1988年两次被授予上将军衔)等红小鬼一起参加了暴动,推翻了国民党反动统治,处决了罪大恶极的反动分子 。从此,姑奶的一生就充满了传奇色彩,与中国革命的历史进程紧紧地联系在一起。
    今年适逢红军长征胜利73周年,也是立夏节起义胜利80周年。每当听到爸爸给我讲红军和姑奶的事情时,我倍感亲切和自豪。我从爸爸发表在《三门峡文史资料》上的文章中了解到,红四军、红二十五军、红二十八军这三支队伍,就是在我家乡的红土地上诞生的,在老家,红军乡、红军村比比皆是,全家当红军的不计其数。有十万大军参战报国,五万烈士为国捐躯。有许多烈士被反动派满门抄斩、斩草除根。
    解放后,有600多位金寨(其中不乏原商城)籍老红军在中央和各省、市担任要职。1955年被授予上将、中将、少将军衔59人,是仅次于湖北红安、名列江西兴国之前、位居全国第二的将军县。在全国十大将军县中名彪三甲,屈居亚军。也是当年红旗招展映红了天的中国工农红军第一县。历史上,当年有11支红军队伍成建制在县境内组建和创立,是中国革命史上工农建立自己的武装——中国工农红军最多的县份,不愧为人民子弟兵的摇篮。
    我姑奶在长征中担任红四方面军总部妇女工兵营营长,爬雪山、过草地,英勇的战胜了恶劣的自然环境和国民党军的围追堵截,胜利到达了延安,她是当时红军中唯一的女工兵营长。 
     我从《元帅夫人传》一书中看到,人们把我姑奶誉为"红军女英雄   元帅贤内助",才知道新中国检察事业的开拓者、共和国首任检察署长、赫赫英名传世的十大元帅之一的罗荣桓元帅就是姑奶的丈夫,他们是一对革命夫妻。
    1937年5月16日,姑奶经人介绍,经党中央和毛主席批准,在延安与罗帅结婚。在战火纷飞的年代,他们聚少离多,只有建国后才在北京团聚在一起。姑奶长期担任中央军委总政治部主任办公室副主任兼罗荣桓元帅办公室主任,总政治部副兵团职顾问,直到2003年11月22日在北京病逝。在她病重住院前后,中央政治局全体常委分别以不同的方式慰问和探视。
    小时候,由于受爸爸讲的红军故事的熏陶,我对红军英雄崇拜极了,但直到我六岁时爸爸才带我到北京看望姑奶。那是1999年国庆节后的一天,10月9日下午16时许,爸爸带我到地安门内的一条胡同中的院落,卫兵通报后,我和爸爸穿过院子,进了厅房。落座后,一个女兵告诉我们,说奶奶身体不好,能否改日再来?我们正犹豫间,谁知姑奶闻声已走了出来,叫着爸爸的名字,告诉女兵肖蓉:“这是我娘家人”。坐下后,把我揽入怀中,疼爱的问我几岁了,身后墙壁上悬挂的是原总政治部副主任史进前将军书法题写的毛泽东诗词《吊罗荣桓同志》手迹。姑奶让肖蓉给我们照相。先是爸爸给我们照,后来肖蓉姐姐又给我和姑奶、爸爸三人合影。那年姑奶已经85岁高龄,当年叱咤风云的红军女将领,和普通老人一样慈祥亲切,毫无两样。姑奶和爸爸谈话,还不停的问我上学没有?夸我个子长得高。爸爸说将来要学习姑奶的革命精神,做一个像姑奶一样的人。姑奶说:“你将来要超过姑奶”。姑奶问我叫什么名字,我说:“叫双木林的林,新闻的闻,问题的问”。姑奶说我的名字有名气,是个有名气的大人物。因担心姑奶说话太久,影响健康,肖蓉姐姐告诉爸爸,姑奶因身体不适,今年国庆五十大典庆典活动都未参加。不久前党和国家领导人看望她,还让她注意休息,保重身体。姑奶好久都没有会客了,今天是破例的。姑奶说:“不要赶他们,这是我的娘家人”。执意挽留我们。谈话持续了三个多小时,爸爸担心姑奶身体不适,就带我离去。姑奶让肖蓉姐姐送我们,她站在二门前目送,又让肖蓉装了一兜水果和饮料,执意让爸爸拿上。
    苍老的姑奶倚在门前,用她未改的乡音嘱咐我们:“林闻问,过几天让爸爸带着你还来看姑奶啊!”我看见爸爸的眼泪已经落下了。这是我和姑奶这位革命老人的第一次会面,也是最后一次见面。因两地遥远,此后再未相见。2003年11月22日,姑奶以91岁的高龄谢世,走完了她辉煌的一生。遵照她的遗愿,部分骨灰撒在了她工作和战斗的家乡大别山区,余下的骨灰安放在八宝山革命公墓,和姑爷永远在一起。
    当天晚上,爸爸教我背会了毛主席的诗《吊罗荣桓同志》,第二天,爸爸带我瞻仰了毛主席遗容。爸爸说:“这位伟人就是给你姑爷写诗的人”。步出纪念堂时,我情不自禁的朗诵起了:“记得当年草上飞,红军队里每相违......”毛主席的诗写的恰如其分。
    如今姑奶已去世近六周年,望着和姑奶的合影,不由得我深深的怀念。姑奶、姑爷是我崇敬的人,毛主席是我崇敬的人,红军是我崇敬的人。在红军长征胜利73周年和鄂豫皖地区立夏节起义胜利80周年的日子里,我缅怀先烈,崇敬亲人。我崇敬父母亲人,更崇敬无数前辈———那些对中国革命有大功的人!
    我自豪,我是红军的子孙!我幸福的生活在伟大的中国。我要继承遗志,努力学习,发扬传统,迈步新的征程,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为把这洒满先烈热血的祖国建设的更加美好而尽心尽力。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