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欢迎访问信阳党史网!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信息查询

党成功领导“商城起义”的历史经验

信阳党史网|专题|浏览文章
添加时间:2011-6-15 15:44:45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党成功领导“商城起义”的历史经验

     

         ●  涂白松  柯大全

 

内容提要:“商城起义”是党在鄂豫皖革命根据地领导的三大武装起义之一,它的成功举行,诞生了河南第一支工农红军—红十一军三十二师,建立了河南省第一个县级苏维埃政权—商城县苏维埃,创建了以商城为中心的豫东南革命根据地,为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的商城和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在中国共产党建党90年之际,翻开厚重的历史画卷,重温革命历史,我们从“商城起义”艰辛曲折过程中,探寻前辈们不屈不饶革命精神和“商城起义”成功宝贵经验、学习当年党的历史智慧,体味当年革命前辈兴党之难,这对我们今天的工作依然有着特别的意义。本文拟从一、充分发动群众、发展党员、建立党的各级组织是“商城起义”成功的基础;二、坚定的理想信念,舍家为党的精神是“商城起义”成功的支撑;三、从失败中吸取教训,在斗争中走向成熟是党领导“商城起义”成功的转折;四、选择国民党统治比较薄弱的山区开展武装斗争是 “商城起义”成功的突破口;五、加强党的领导,靠前指挥作战是“商城起义”成功的保障;六、精心组织,协调作战是“商城起义”成功的关键;七、及时组建自己的武装,开辟革命根据地是“商城起义”的最大贡献七个方面阐述。

 

“商城起义”是在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党领导的三大武装起义之一。“商城起义”的成功举行,诞生了河南省第一支工农红军——中国工农红军第十一军第三十二师,建立了河南省第一个县级苏维政权——商城县苏维埃政府,创建了以商城为中心的豫东南革命根据地,为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形成和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为庆祝起义成功而创作的经典革命歌曲《八月桂花遍地开》从这里唱响全中国。之后红三十二师发展为红一军、红四军、红四方面军的主力,在鄂豫皖重创了国民党的反动统治,商城苏区也成为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的核心。当时仅有30多万人口的商城县乡乡都是苏区,10多万英雄儿女参军参战,有8万多人为中国革命献出了宝贵生命,以鲜血和生命赢得了“红旗不倒”的崇高荣誉。党成功领导的这次在中国革命史上留下光辉诗篇的起义,为我们党实行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积累了宝贵的经验。

 

一、充分发动群众、发展党员、建立党的各级组织是“商城起义”成功的基础

 

1924年,以董汉儒、袁汉铭等为代表的商城进步知识分子在武汉中学上学期间,受董必武、恽代英等革命先驱影响,开始接受马克思主义。1925年春,袁汉铭带着发展党组织的任务回到商城,在城区开办“商城书社”作为思想阵地和秘密联络处,进一步传播革命思想,培养革命力量,着手发展党的组织。后经在上海的董汉儒向中局请示,商城先后发展吴靖宇、雷承清、詹庆岳等人入团,19255月成立了中共商城县党团支部委员会。袁汉铭任书记。1925年秋,原商城党团支部改建为中共商城特别支部,袁汉铭任书记。直属豫陕区委领导。1926年初,袁汉铭回到商南,以教书为掩护,继续从事农民运动和党团组织发展,并与团湖北省罗麻特别支部取得了联系。期间,商城北部武家桥汪涤源、陈兴朗等人于商北成立党团支部,积极开展农民运动。中国共产党在这里领导的农民运动,得到了广大人民群众的衷心拥护和景从,农民们为了活下去与豪绅地主进行面对面的斗争,他们纷纷成立各级农会组织,一场轰轰烈烈的农村大革命在这里开始。

19279月下旬,中共豫南特委在信阳成立,同时,省委派共产党员黄柏劲到商城整顿、恢复党的组织,组成了新的中共商城县特别支部,黄柏劲任书记,马石生、胡攻非任委员。192711月底,中共商城特支在城关召开特支扩大会,会议决定中共商城特支改组为中共商城县委,蒋镜青任商城县委书记,委员有黄柏劲、马石生、钟启泰等。中共商城县委成立后,即进行恢复全县党的支部和发展党员、共青团员的工作。同年11月建立中共城区支部。12月建立中共县中支部。

1928年农历正月十五过后,住在商南的罗霁南到县城买东西,他和中共商城县委委员黄柏劲认识,而且互相知道是同志,他谈到山区原有一个特支,过去直接和湖北省委发生关系,湖北省委在白色恐怖中几经破坏,与他们早已失去联系,特支组织也已瘫痪,党员们非常想找到组织。中共商城县委认为这个消息非常重要,怕时机再出问题,当即研究决定,让罗霁南给那边的负责人罗固城写一封信介绍中共商城县委负责人情况,并请与罗霁南同来的农民带路,由中共商城县委书记蒋镜青立即于正月二十冒雪前往商南恢复党的组织。由于大雪封山,商城城关到商南近200里的路程蒋镜青他们走了三天。蒋镜青到商南后,在乐、和两区以拜年为名,秘密进行走访,对商南党员进行重新登记,在小河老鸹窝召开商南党团员会议,到会33人,会议传达了“八七会议”精神,讨论了发展党组织与武装暴动等问题,成立了直接同商城县委发生关系的中共商城南邑区委会,书记漆德琮,李梯云、周维炯、肖方等任委员委员。

至此,中共商城城关、武家桥、南司、河凤桥、商南等地的党团支部陆续得到恢复和建立,全县党组织发展到近10个特支和支部,共有党团员100余人。中共商城县委积极对商城北部、南部党团组织的建立和发展,使中共河南省委确定先在大荒坡,继之又在商南最终领导“商城起义”成功成为现实。

 

二、坚定的理想信念,舍家为党的精神是“商城起义”成功的支撑

 

192712月中旬,中共商城县委书记蒋镜青、潢川县委书记易宗邦(商城县人)、固始县委书记蔡仲美等人,在商城县平区第八保大荒坡曾小营子张相舟家召开三县紧急联席会议,贯彻党的“八七会议”精神,策划在大荒坡举行武装起义。会后,筹集经费购买枪支弹药成为商、潢、固三县党组织和党员的当务之急(当时商城通过秘密途径往武汉买一支钢枪需100块银元)。

此时,豫南白色恐怖非常严重,党筹集革命经费极为困难。中共潢川县委书记易宗邦(商城人)于1928115(农历丁卯年腊月二十三),派人给住在商城县观庙铺街上的父母送去一封亲笔信,信上说:“父母大人:敬禀者,孩儿命运多舛,不幸遭劫,苦何言哉!望速备大洋六百,于五日内送潢川小南海卜卦张先生处,逾期不至,儿身首分离,相见无日矣!男 易宗邦  丁卯年腊月二十二日”。易家是商城县观庙铺有名的书香门第,易宗邦是易老爷中年得的独子,见信后易老爷坐卧不宁、寝食难安,为救儿子的命,他心急火燎地典掉家中的稞田,悄悄地把六百块银元送到了信中指定地方。党员张子敬将仅有的一石八斗田卖掉,款全部交给组织。党员张存雨趁回家过年之机,向母亲做工作,拿出了家中祖传的砚台、字画等家私,通过关系变卖成300块银元并悉数交给组织。在这非常时期,商、潢、固三县的党员们为了落实党的“八七会议”精神,为了党能尽快拉起队伍反抗敌人的屠杀,都在用各种非常办法为起义经费的筹集积极行动,正是党员们这种为追求真理而“舍家为党”的精神,使党有了这些难得的经费,为中共河南省委在1928318日领导大荒坡起义提供了难得的经费支持,党正因为用这些钱购得了起义用的枪支,打响了“商城起义”的第一枪。

 

三、从失败中吸取教训,在斗争中走向成熟是党领导“商城起义”成功的转折

 

19282月上旬,中共河南省委召开第三次代表大会,党为了加强对豫南起义工作的领导,决定“成立豫东南商城、潢川、固始、光山、息县五县特委”,任命省委常委、宣传部长汪厚之担任南五县特委书记,龚逸情、范易、陈维光任特委委员。鉴于当时湖北省的“黄麻起义”、河南省的四望山等地区起义都先后遭到反动派残酷镇压情况,大会认为“河南不能再迟”,省委命令新成立的南五县特委 “限一月之内在商、潢、固一带发动暴动”。

19282月底,汪厚之、范易、龚逸情、陈维光等来豫南直接领导起义工作。汪厚之等人到达大荒坡后,立即召开了南五县特委会议,特委决定“近期首先在商、潢、固交界处的大荒坡举行武装暴动,接着发动各地起义。”35,特委命特委委员范易到商城考察,主要任务是选择党在大荒坡领导起义后,下一步进行武装斗争地点。

1928316,蒋镜青等人跟着范易一同到达大荒坡。同日,南五县特委在大荒坡交通站冯新宇家,召开有特委委员,商城、潢川、固始三县党组织负责人和党员参加的扩大会议。特委书记汪厚之听取了有关起义准备情况报告,特委认为,“大荒坡起义”的时机已经成熟,会议通过了党于1928318在大荒坡领导武装起义决定。会上对大荒坡起义的步骤和各项准备工作进行了检查和具体部署,命令各路起义队伍于317天黑前,全部到达大荒坡以南红盆窑张相舟家集中,午夜开始行动,目标是偷袭反动民团头子张秋石家的寨子,拔掉这个据点,消灭大荒坡的反动民团,夺取敌人手上的三十余支钢枪,成立革命队伍。

1928317,商城、潢川、固始、光山、息县党的主要负责人和商城、潢川两县部分党团员、革命群众100余人陆续地集中到大荒坡红盆窑中共大荒坡支部书记张相舟家待命。大家摩拳擦掌、士气旺盛,都说,围攻张上寨,消灭张秋石如同瓮中捉鳖。汪厚之将起义队伍分为两个战斗队,把队伍中所有的14支长、短枪集中,拿枪的同志编为突击队,范易任队长;其余拿土铳、红枪的同志编为守护队,龚逸情任队长。在起义行动前特委侦知,敌人有个“提款委员”带六支钢枪,在距此三十多里的固始县马堽集坐镇催款催捐,为增加起义力量,特委临时决定先夺取这六支枪再打张上寨。起义队伍来到马堽集时,不巧马堽集上正在唱戏,看戏的人很多,起义队伍不便行动。于是,特委决定起义队伍放弃原计划,队伍又转向西北,直袭张秋石的老巢张上寨。来回摸黑走了几十里路,起义队伍赶到张上寨时天已快亮。

正当起义队伍奔向寨子,准备攻打时,发现了一个意外情况。原来,张秋石家正在为年前亡去的家人做超度道场,寨内灯火通明,民团团丁们大多没睡,寨门外也派有岗哨。团丁发现外面的动静后,一面吆喝着关寨门,一面向外打枪,此时,起义队伍的偷袭变成了强攻!范易带领突击队员迅速接近寨子,并指挥火力猛攻寨门,寨内的团丁负隅死命据守,双方战斗进入僵持状态,形势朝着不利于起义队伍的方向发展。枪声、火光惊动了周围的“红枪会”,他们从四面八方向张上寨围来,号角连天,尽管起义队伍向他们喊话,但一些反动的“红枪会”还是拼命向起义队伍发起进攻。这时天色放明,张上寨内的民团也向外出动,凶猛的扑向起义队伍,虽然起义队伍英勇奋战,但寡不敌众,有被敌人分割包围的危险,形势突然急剧恶化!这时,特委书记汪厚之一面指挥战斗,一面下令队伍往灌河方向突围……天亮后,民团和“红枪会”四下设卡,盘查过往行人,一部分同志冲了出去,然而汪厚之、龚逸情、范易等许多外地同志不幸被捕。

1928318,反动奸诈的民团头子张秋石怕夜长梦多,恶毒的在当天中午残忍地杀害了18位革命志士!此次暴动,党失去32位好同志,共产党人的鲜血染红了大荒坡。

1928318商城平区第八保的“大荒坡起义”在“左”倾盲动主义指导下仓促中进行,党当时在既没有做到“知彼知己”,又没有把当地群众工作做到位的情况下,仓促按上级时间要求和盲目的军事冒险行动最终导致了起义失利。这次行动虽然失利,但它是“商城起义”的前奏,由此揭开了豫东南武装斗争的序幕,起到了打击了反动势力作用,对当时被迫转移活动于木兰山和柴山保的革命力量作了有力地策应,更为后来商城县南部丁家埠的“商城起义”最终成功作了宝贵的探索和积累。

 

四、选择国民党统治比较薄弱的山区开展武装斗争是 “商城起义”成功的突破口

 

1928321中共商城县委书记蒋镜青等脱险回到商城,在商城县七里岗召开中共商城县委扩大会议。会议总结了“大荒坡起义”失败血的教训,认为“大荒坡起义”虽然没有成功,但共产党人的血没有白流,此次行动打击了国民党的反动统治,为探索工农“武装割据”道路进行了一次英勇的探索,同时严酷的斗争形势教育了大家,加深了党对武装暴动的认识。会议选举充实了商城县委,党加强了对商南的领导,商城南邑区委的李梯云、廖炳国等同志参加商城县委。会议重申商城县委坚决贯彻中央“八七会议”精神,决定党要在商南等地积极开展工作,今后商城党组织要以商城南部乐、和两区为武装起义的重点,利用一切可能掌握武装,广泛发动群众,积蓄力量,准备再次发动武装暴动。

中共商城县委再次武装暴动的计划报告省委后,得到省委的赞同,中共河南省委、南五县特委加快了领导商城南乡起义的步伐。19285月,中共河南省委指示南五县特委运用正确策略深入发动群众,“发动商城南乡农民暴动,实现商城、固始两县的割据,联络湖北黄安、罗田暴动势力。”510,中共商城县委在商南太平山穿石庙召开商南区委会议,传达河南省委关于组织发动武装斗争的指示。

1928年秋,商城各民团为扩充势力纷纷招兵买马。中共商城县委决定利用民团扩充势力难逢之机,选派党员打入民团内部、掌握民团武装。随后商城党组织通过社会关系,陆续安排周维炯、廖业琪打入商南丁家埠杨晋阶民团;漆德玮、徐静生打入县民团;王炳厚打入商北胡晓云民团。

中共商城县委所做这些工作,对今后“商城起义”成功都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民团起义和农民武装暴动相结合是商城起义的特点,如果没有广泛的农民运动,没有各地农协会的坚强领导,商南11个暴动点胜利是不可能的,但没有党组织所开展的兵运工作,并掌握了一定的民团武装,商城起义的胜利也是很困难的。

 

五、加强党的领导,靠前指挥作战是“商城起义”成功的保障

 

在“大荒坡起义”后,反动派草木皆兵,加大了对商城党组织的摧残,中共商城县委多次遭到敌人破坏,商城县委书记李惠民被捕遇害。同时,敌人还不时派出“清乡委员”带领民团驻在各保区与当地地主豪绅勾结,一边武装镇压,一边强化保甲,强行10家联保;商城县保安大队也经常和各地民团到处侦查、搜捕共产党,肆意四处设卡,盘查行人。1929118,中共豫东南特委(19289月南五县特委改扩为豫东南特委)委员兼军委书记张廷桂和特委委员杨桂芳到商城巡视工作时被捕遇害。 2月3,豫东南特委书记余锡珍从固始来商城,途经商城武庙集时,恰遇商城县长李鹤鸣带领民团盘查行人,余锡珍同志不幸被捕,当天牺牲于城关。

1929313,中共豫东南特委和鄂东特委在柴山保举行联席会议,会议确定中秋节在商城南乡发动“商城起义”。鉴于中共商城县委近期迭遭敌人破坏,加之商城县委与南邑区委路途遥远、路上又有敌人层层封锁,商城县委与南邑区委及时联系存在诸多困难,豫东南特委对商城起义工作直接指挥不便的实际情况,会议决定商南党组织暂委托鄂东特委领导,由鄂东(北)特委直接领导指挥商城起义工作。

会后,鄂东特委遂将商城南部、罗田北部和麻城东部划为特别区,成立商罗麻特别区委,并派出鄂东特委委员徐子清、徐其虚、卢成玉等人到商城参加起义领导工作。4月,中共商罗麻特别区委在太平山成立,徐子清任书记,徐其虚、李梯云、肖方、周维炯、廖炳国等为委员。

中共豫东南特委因种种原因把起义领导工作暂托鄂东特委后,鉴于当时鄂豫皖的形势,派出两名特委委员来到商南,并组建了中共商罗麻特别区委,可见湖北党对此次起义的重视程度。同时,徐其虚、徐子清两人分别参加过八一南昌起义、黄麻起义,“二徐”具有丰富的斗争经验。由于当时的中央临时政治局没有认清敌强我弱的这一根本情况,不顾条件的“左”倾命令,下面无条件的服从和盲动,各地起义大多失败。当时的中共河南省委也曾一再有命令要求商南尽快组织武装暴动,但他们认为时机不成熟,不宜轻举妄动,但同时他们积极准备,待时而动。

中共商城县委与商南区委路途相隔200余里,在当时交通和通讯不便的情况下,中共商城县委要做到及时掌握情况,及时对南邑区委做出工作指示非常困难,而此时中共豫东南特委和商城县委又屡遭敌人破坏。把“商城起义”暂托鄂东(北)特委领导,这种做法既是迫于当时形式,更是党的历史智慧,由于中共商罗麻特别区委的成立,领导“商城起义”更直接、更机动、更能随机应变,这种做法,从更大程度上为“商城起义”成功提供了有力保障。

 

六、精心组织,协调作战是“商城起义”成功的关键

 

19294月,商城党员发展到373人,团员数百人,农会会员400余人,这些党员和农会会员大多集中在商城南部地区,起义条件也日臻成熟。周维炯进入杨晋阶民团后任丁家埠民团教练兼四班班长,他在民团中成立“兄弟会”,并在此基础上发展党员7人,又在当地发展农民党员4人,成立了丁家埠党支部,周维炯任书记。为加强革命力量,商南区委还号召党员筹资搜集购买了李老末部散失于商南的17支钢枪,又集资购买一批弹药,并建立秘密造械所,制土枪、大刀、长矛,在白沙河、斑竹园等地组建起几支1020人的秘密农民武装。商南革命势力不断发展,引起反动派的警觉,反动派加大了对革命力量的摧残,并着手要在反动民团内部开始“清党”,商南的党组织和刚发展起来的革命力量面临巨大危险。

4月下旬,商罗麻特别区委在太平山穿石庙召开紧急会议,鉴于形势,研究起义提前问题,有同志提出在51举行起义,周维炯等同志认为,51是国际劳动节,敌人肯定会有戒备,而56却是商城民间传统的立夏节,可趁敌人疏于防备过节之际行动,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最后,特委书记徐子清决定立即将这里情况报告鄂东北特委(鄂东特委于4月中旬改组为鄂东北特委),等待指示后再定具体行动时间。

19295月初,鄂东北特委派红十一军军长兼三十一师师长吴光浩率10多人枪由鄂东赴商城参加起义的指挥工作,队伍途经罗田县滕家堡遭到民团包围,突围时吴光浩等同志不幸壮烈牺牲。噩耗传来,商罗麻特别区委在这种严峻的形势下,再次在太平山穿石庙召开紧急会议,当机立断,决定56(即农历327立夏节)提前发动起义,变被动为主动,先发制人。54,特委书记徐子清、商城县委委员李梯云等在麦园肖氏祠召开商南各支部书记和农民武装负责人会议,传达特别区委决定和起义行动计划。会议决定起义采取统一指挥、分头行动的办法,主要消灭敌人的民团武装。会议分工周维炯、肖方、毛月波等负责消灭丁家埠、李家集、斑竹园等地杨晋阶民团。徐其虚、郑延青负责消灭驻在白沙河一带的郑其玉、陆文滨民团。徐子清、廖业琪、汪永金负责消灭驻吴家店一带的柯寿恒民团。詹谷堂、袁汉铭、漆禹原负责领导南溪农民起义,其他各地的农民起义均由当地党支部组织领导。起义时间最后统一定于6日午夜,以丁家埠为主,11个起义地点要一齐行动,协同作战,互相支援,待消灭上述民团后,会师斑竹园,成立中国工农红军,实行武装割据,开展土地革命。徐子清、肖方二人分别担任起义正副总指挥,周维炯、徐其虚负责军事行动,廖炳国负责联络。起义指挥部设在斑竹园桥口王家沟。

会议结束后,各地党支部立即进行战前动员和准备。周维炯连夜返回丁家埠,在后山腊石台松林里召开支部大会,传达起义决定,并和大家对行动进行了周密计划,安排支部的农民党员曾泽民等,于56日前带领当地起义农民,秘密布置在丁家埠四周重要道口,内防敌人外逃,外御敌人接应。

192956,丁家埠民团恰临周维炯担任值日班长,他以过节整理内务为名,安排团丁把30余支枪和子弹带一律“整齐”地挂在中间屋内的墙上。晚上集合点名时,党员田继美“迟到”,被周维炯“罚”去站岗。会餐开始,分坐在各桌的党员频频向副队长张瑞生和一些不可靠的团丁“敬酒”,猜拳行令直到深夜,张瑞生被灌得东倒西歪,一些团丁也烂醉如泥。周维炯见时机成熟,一声令下,民团中的党员和“兄弟会”成员一齐动手收缴了墙上的枪支。周维炯亲自捉住张瑞生,然后集合团丁,宣布起义。等在外面的起义农民闻讯蜂拥而至,相互祝贺起义的成功。接着,周维炯派一部分起义武装连夜赶往汤家汇民团头子杨晋阶的家里,收缴了他家的10多支新枪,并处决了住在他家里的“清乡委员”。随后带领队伍赶到南溪,支援南溪的农民起义。南溪是商南的一个较大集镇,豪绅势力较强,但没有民团驻扎。6日夜,詹谷堂、袁汉民等在集镇的后山上集中党员、农协会员和进步师生等200多人,高举红旗,手持火把,列队开进南溪街,在火神庙召开大会,宣布起义。

56晚上,隐蔽在太平山的白沙河农民武装30多人,在徐其虚、郑延青的领导下经过柏树冲,直奔白沙河,午夜时分包围了民团驻地福禄庵。打入该民团的地下党员冉绍红见起义队伍一到,马上把事先准备好的两桶煤油泼到房子上,用火点着,霎时火光冲天,从梦中惊醒的团丁,赤身外逃,起义队伍趁机猛攻,当场打死4人,打伤多人,得枪10多支。

廖业琪带领的农民武装三四十人,亦于午夜包围了吴家店竹叶庵的民团,摸掉岗哨后,冲进屋去,生俘敌15人。住在岗楼上的团丁负隅顽抗,起义队伍一边围攻一边喊话,在地下党员周厚玉等人的配合下,敌人很快瓦解,缴获枪17支。杨晋阶6日夜在李家集聚赌,肖方等一行从吴家店出发,连夜赶到李家集,消灭民团一个班,缴获枪6支。杨的腿被打伤后侥幸逃脱。

早已埋伏在斑竹园附近山上的农民武装,在毛月波的带领下,6日夜以猛虎下山之势,冲进民团驻地文昌宫,正在聚赌的民团个个吓得呆若木鸡,束手就擒。

李梯云带领沙堰起义农民50多人,一举歼灭徐王庙民团一个班,缴获枪6支。接着带领17人赶到长岭关大屋湾,活捉国民党省党部委员罗维楚,押送斑竹园。

另外,包畈、西河桥、牛食畈等地农民也都在当地党支部的领导下举行了起义。

一夜之间,周维炯在丁家埠,詹谷堂在南溪,肖方在李家集,徐子清、廖业琪在吴家店,郑延青在白沙河,李梯云在大屋湾共11余处,同时举行武装起义,共消灭民团7股。民团团总杨晋阶只身逃往金家寨,柯寿恒残部逃往罗田县滕家堡,郑其玉率残部逃往麻城。商城南部乐、和两区的国民党地方政权及其反动武装土崩瓦解,震撼神州大地的“商城起义”一举成功,起义队伍基本上控制了商南地区。

 

七、及时组建自己的武装,开辟革命根据地是“商城起义”的最大贡献

 

59,各路起义队伍会师斑竹园,在大河湾召开数千人庆祝大会,宣布组建中国工农红军第十一军第三十二师,师长周维炯,副师长漆德玮,党代表徐其虚,下辖九十七、九十八两个团和一个特务营、一个炸弹营,肖方、郑延青分别任团长,全师100余人枪 。

红三十二师的成立的消息传到商城县城,反动县长李鹤鸣速调县大队200多人,向商南进剿。516日,红三十二师趁敌人立足未稳,袭击余富山,打垮了县大队,红军首战告捷,大大的鼓舞了广大军民的斗争勇气。520日,红三十二师又打下皖西重镇金家寨。521日,红三十二师打下流波潼,红军锐不可当,在红三十二师的帮助下,六安六区区委发动了金家寨、七邻湾的农民暴动,成立了游击大队,为六霍起义和红三十三师的建立揭开了序幕。1225日,英勇的红三十二师智取商城县城,这是河南省首度被红军解放的县城,建立了县苏维埃政府,随后红三十二师分兵游击,扩大赤区,豫东南革命根据地进一步扩大到商城全境,并发展到商光和商固边区。

 “黄麻起义、商城起义、六霍起义是土地革命时期中国共产党在鄂豫皖领导的三大起义。192956商城起义一举成功,59旋即组建了中国工农红军第十一军第三十二师,壮大了鄂豫皖革命斗争力量。”实践证明,及时组建红三十二师,是党在“商城起义”成功后的又一英明之举,这是党在领导了“黄麻起义”、“四望山起义”、“大荒坡起义”等诸多起义中总结的经验。它在关键时刻壮大了鄂豫皖革命斗争力量,巩固了“黄麻起义”的革命成果,并为192911月党在皖西发动“六霍起义”成功和成立红三十三师提供了有力地支援,也更为党创建豫东南革命根据地、皖西革命根据地、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和组建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为中国革命的胜利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作者单位:中共商城县委办公室、商城县委史志研究室)

 

 

资料来源:①《商城起义》,河南人民出版社,19909月;

      ②《商城革命史》,1990年;

      ③《商城革命史资料》12345集;

      ④《中共商城县历史大事记》,河南大学出版社,1993年;

      ⑤ 蒋明华(又名蒋镜青,1928年中共商城县委书记)的回忆

      ⑥《郭述勋给中央的报告》,1929211

      2009年5月10《人民日报》要闻4版。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