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欢迎访问信阳党史网!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信息查询

姚铁璜——段君毅—父辈的旗帜

添加时间:2011-6-9 15:37:41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千里跃进  从冀鲁豫边到大别山
 
——纪念杰出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段君毅诞辰一百周年
 
姚铁璜
  2010年3月13日, 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无产阶级革命家,我党政治工作杰出的领导人,原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常务委员、北京市委原第一书记段君毅同志诞辰一百周年。1946年,我的父亲姚步宵曾在段君毅的领导下负责战勤支前工作,段老的卓著功勋与高尚品格如一座丰碑 , 令后人千古敬仰。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缅怀段老的丰功伟绩,追思他的崇高品质,以此表达我们的敬意。
    一、冀鲁豫抗日根据地的开创者
    段君毅同志,河南省范县人,1931年参加革命工作 ,1936年3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抗日战争爆发后 , 由延安被派到抗日前线 , 任泰西特委书记、泰西行政委员会主任,领导创建泰西抗日根据地。
    冀鲁豫边区是我党在抗日战争初期领导创建的敌后抗日根据地 , 其管辖范围和党的隶属关系,随着敌我斗争形势的发展曾几经变化。 1941年7月 , 鲁西区党委和冀鲁豫区党委合并,仍称冀鲁豫区党委。1943年11月,中央决定成立中共中央冀鲁豫分局(亦称平原分局),领导冀南、冀鲁豫两个区党委。翌年5月,冀南、冀鲁豫两个区党委撤销,各地委直属分局领导。全区共辖12个地委 , 此时全区已近2000万人口, 是冀鲁豫边区范围最大的时期。 1945年10月 , 分局撤销,恢复冀南、冀鲁豫两个区党委。这时冀鲁豫全区辖8个地委、专署和军分区,共62 个县 ,1300多万人口 ,4000余万亩耕地。这就是人们通常说的冀鲁豫边区的基本范围。
    1939年8月后 , 段君毅先后任鲁西军区副司令员,鲁西行署副主任、主任 , 冀鲁豫行署副主任、党组书记。在十分恶劣的环境下,他坚持和巩固抗日根据地,主持制定了《整理田赋地亩暂行办法草案》, 努力保护农民利益和抗战积极性;组织建立生产、消费、信用合作社,开办小型民用工厂,积极发展公私贸易,扶持农副业生产,自力更生发展经济,有力地打击了日伪的经济封锁;在敌后建立游击根据地,对日伪进行有力的斗争。
    我的父亲姚步霄,1941年秋进入冀鲁豫抗战学院学习游击战术,亲聆院长段君毅的教诲 和培养,结业后重返延(津 )、浚(县)、汲(卫辉)、淇(县)四县边区开展敌后游击战争。1943 年10月,任延浚汲淇四县边区抗日行政办事处主任,使之由游击区变为根据地,成为冀鲁豫抗日根据地的组成部分。1944年,冀鲁豫区党委和行署决定在四县边区建立第二条地下交通线。这条交通线,东连冀鲁豫根据地的激阳交通站,西接太行根据地的塔岗交通站,中间穿越道清公路、平汉铁路和卫河,全长100多公里。四县边工委和办事处选派政治坚定、机智勇敢的交通员担负起传送情报、文件,护送干部,为根据地筹措运输紧缺物资和医药的重要任务, 共护送冀鲁豫、山东、华中各根据地过往人员 4000 余人次。1944年春,冀鲁豫区党委书记黄敬、冀鲁豫军区司令员杨得志和政委苏振华带整风队去太行山,以及又返回冀鲁豫,都是由四县边武装护送的;1944年冬徐向前从山东根据地去延安 ,1945年9月参加“七大”的陈云、陈毅、李富春、林彪、罗荣桓、滕代远等27 位党政军高级干部从延安返回各根据地 , 从延安到太行山的麻田,又从太行山来冀鲁豫也是从塔岗过铁路,太行山派独立营的武装送 , 四县边派武装接过来的。这条交通线在沟通华中、山东、冀鲁豫抗日根据地与北方局、延安的联系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随着形势的发展 ,1945 年底,冀鲁豫区党委决定撤销四县边第二条地下交通线。
    冀鲁豫边区位于河北、山东、河南及苏北、皖北结合部,南跨陇海铁路,北界漳河,东靠津浦、西临平汉两铁路线 , 战略位置十分重 要。抗日战争时期,它是华北抗日根据地的门户,联络华北、华中和山东解放区的枢纽;在解放战争中,成为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的前进阵地和人民解放军逐鹿中原、进行战略决战的主要战场。1945年10月,段君毅任刘邓野战军第六纵队政治委员 ,1946年4月后,任冀鲁豫行署主任、晋冀鲁豫军区后方战勤总指挥部司令员。在此期间,根据中央指示,他还参与了由周恩来同志领导的国共两党的“黄河归故”谈判 ,谈判中坚持原则,迫使国民党接受了我党的部分意见 ,达成了《荷泽协议》、《上海协议》。在国民党违背协议的情况下,他及时组织冀鲁豫边区 20 万民工进行泼河复堤,抓紧抢修和整治故道堤坝,避免了解放区数百万人民在黄河重归故道时生命财产的严重损失。冀鲁豫根据地创建于1937年,结束于1949年, 经历了12 年的战斗历程。边区的党组织运用武装斗争、统一战线、党的建设三大法宝,创造了建立平原抗日根据地的经验,在抗日战争最艰苦的年代 , 保留了激阳、范县、观城三个县城 ,300万人口的中心区。经过艰苦卓绝的斗争,重新打开局面,形成一个巩固的根据地。边区的党员多达 17 万人 , 先后提供 20 万兵员奔赴前线,抽调 上万名干部支援新解放区工作。段君毅同志为冀鲁豫根据地的创立、发展和巩固,建立了不朽的功勋,对全国的抗日战争和人民解放战争的胜利做出了重要贡献,在中国革命史上写下了重要的一页。
    二、冀鲁豫战场战勤工作的总指挥
    1946年6月,国民党背信弃义,发动了空前规模的全面内战。面对敌人的疯狂进攻,经过八年抗战消耗的冀鲁豫人民,不得不暂时放下政治、经济、文化的恢复和土地改革任务而重新拿起武器来粉碎国民党反动派的进犯。7月 , 刘伯承、邓小平率领野战军部分主力到达冀鲁豫边区。并于7月20日决定成立晋冀鲁豫军区后方战勤总指挥部,任命段君毅为司令员,赵健民为政治委员,乔明甫为副司令员。为策应中原解放军突围,配合山东战场作战,决定举行陇海战役。陇海出击,歼灭敌军 1.6 万余人,打乱了蒋介石南线作战计划。这次战役,也是后方战勤工作的一次总预演。战役前夕,段君毅召开后方战勤总指挥部紧急会议,并强调指出“要一切服从前线,一切为了前线,要将这两个口号喊得响响的 , 宣传到每家每户。要让群众明白这是一场保卫自己的人民战争。”马上动员组织民工开赴前线 , 担负运送粮食、弹药和伤员的任务。
    8月16日,段君毅、赵健民、乔明甫联名颁发《晋冀鲁豫区后方战勤总指挥部为普遍发动慰劳的通令》。8月23日,战役结束的当天,段君毅与贾心斋联名发出《晋冀鲁豫边区政府冀鲁豫行署关于执行参战民兵伤亡抚恤及农夫损失赔偿的训令》。还是这一天,段君毅又以行署主任和后方战勤总指挥部司令员的名义与赵健民、 贾心斋、乔明甫等联名颁发《冀鲁豫行署、晋冀鲁豫后方战勤总指挥部关于加强领导、减少农夫逃亡、节省人力畜力并建立兵站的训 令》。《训令》对民工的吃住、休息、医生配备、物资转运以及对牲畜的喂养等均做了具体规定。段君毅在一周之内颁发了两个训令和一个通令 , 可见他对战勤工作之重视。这三个“令”,在中国历史上是无章可循的。陇海战役中,对于群众的发动是一个奇迹,整个战役动用民工与主力部队的比例为6:1还要多。定陶战役中,为使每个战士都能在战场上看到家信,段君毅下令各战勤指挥部均要建立军邮机构,专门负责信件、报纸、稿件、文件的输送。前线的战士在战场上及时看到家中来信非常兴奋 , 士气高涨,他们高兴地给段君毅起了个“段军邮” 的名字,当时,“段军邮”的名字响遍了整个冀鲁豫战场。在陇海、定陶战役的战勤支前工作中,取得了很大成绩,但也暴露出许多问题和弱点,段君毅及时主持召开各级战勤指挥部负责人参加的工作会议。他让大家充分发表意见,有问题的谈问题,有牢骚的发牢骚,他说 “牢骚闷在肚里会影响工作,发出来才能轻装上阵。” 会议进行了两天,大家畅所欲言,此次会议,建立健全了各级战勤工作领导机构及有关制度,使战勤工作开始走向正规化、条理化、经常化。 1946年11月,刘邓野战军在濮阳、滑县组织“滑县战役”, 打破了蒋介石的“打通平汉线”的作战计划。段君毅考虑滑县属于第四专署辖区,他就将战勤工作任务直接交给第 四专署,要求按各纵队攻击地点,对所需人力物力进行分配。
    滑县战役的战勤支前工作是由我的父亲姚步霄在段君毅和战勤总指挥部的领导下,具体参与负责实施的。我的父亲姚步霄1946年8月任冀鲁豫第二随军办事处主任,负责刘邓大军第二纵队的战勤支前工作,后担任冀鲁豫军区四分区战勤指挥部副司令员(负责实际工作), 圆满完成了滑县战役、豫北战役、刘邓大军渡黄南下等战役及以后的豫北战场中上级交给他的战勤支前任务。1947年2月,段君毅召开第二次随军办事处主任联席会议,颁布了《修正供给标 准》、《冀鲁豫区参战支差条例》, 对战勤机构参加生产、各级战勤指挥部及随军办事处、各食宿站和参战群众、伤员的供给标准做了详细规定。条例的颁布,正值刘邓野战军举行战略进攻的前夕,这为冀鲁豫解放战争的胜利起到不可估量的作用。
    在“一切为了前线、一切为了胜利”的口号下,豫北人民与前方拼命流血的战士一样, 为革命事业付出了巨大的牺牲。在大规模的战勤工作中,豫北战场上的农民用非常原始的运输工具:牛车、马车、独轮车、毛驴、扁担,以及两手双肩保证了长期巨大的战争供给。在战争初的前8个月,冀鲁豫边区就出动120万民夫 , 用了3000 多万个工来支援前线。第一次陇海战役参战人员 27 万。滑县战役前的四次战役, 正值雨季,阴雨连绵,道路淹没,一片泥泞。民 夫们沿着这样的道路,冒着敌机的轰炸扫射, 从几百里的后方,把成千上万的粮袜、弹药运到前沿阵地,再把缴获的大批物资运回后方,还要负责运送和救护伤员,有些担架队直到火线, 并同破坏运输的敌人周旋和作战。出于战略和战役的需要,部队转移迅猛而频繁,对粮袜供应提出了高难度的要求,“需求量大,时间紧迫, 任务必须完成。”各分区战勤指挥部的指战员 , 在段君毅和战勤总指挥部的领导下,带领运粮车队,踏泥泞,冒弹雨,跟随部队长途跋涉,不远千里,昼夜兼程打运动战,以保障部队的供给, 有力地保证了大兵团、大部队军事行动的实施。浩繁、艰巨的战勤工作,显示了段君毅和战勤总指挥部指战员们高度的组织才能和应变能力,显示了人民战争的伟大力量。邓小平曾感慨地说“冀鲁豫是个好战场,无论走到哪里都有饭吃,都有翻身农民的支援,我军取得胜利,是和边区人民的支援分不开的。”邓小平的这段话, 既是对边区人民的赞誉,也是对段君毅工作的赞赏。
    从1946年到1949年的三年解放战争中,地方武装作战3200余次,毙伤俘敌7.3万余人;民兵作战9400多次,毙伤俘敌1.2万余人,出担架10万余副,大小车辆40余万辆,牲口94万多头,共动用民工300余万人,公粮 20余亿斤。为夺取人民解放战争在全国的胜利,做出了巨大贡献。为了保卫这块神圣的国土,冀鲁豫边区数以10万计干部、党员、群众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今天 , 我们在纪念段老诞辰100周年的时候 , 我们情不自禁地缅怀革命先烈 , 默念他们永垂不朽。
    三、强渡黄河,千里跃进大别山
    1947年6月30日夜,刘邓大军主力12万余人一举突破黄河天险,实施党中央所赋予的挺进大别山的庄严使命,从而揭开了解放战争转入战略反攻的序幕。作为刘邓大军的战勤司令员,段君毅不负刘邓首长重托,在紧急建造和筹集渡河船只上做出了卓越的贡献。从4月27日接受刘邓首长亲自下达的指示,至6月10日就造出大船120 只,筹集小船近200只,准备水手3000余名。段君毅在短短的40多天时间里就组织和动员力量, 克服重重困难完成如此艰巨的任务,确保了刘邓大军强渡黄河的需要。刘伯承就此对段君毅给予了高度评价“我和邓政委早就说过,什么困难也难不住你。”
段君毅率战勤总指挥部渡过黄河后,立即动员和组织大批的支前民工,展开一系列战役的战勤保障工作。在鲁西南战役期间,战勤总指挥部共动员人工507万余个、畜工15万余个,为部队运送 粮食、弹药,用担架抢运伤员,为战役的胜利提供了充足的人力、物力保障,刘邓首长曾专门致电嘉奖支前民工“由于你们不顾敌人的炮火和蒋机的骚扰,不顾日夜疲劳,积极协助我军渡过了大反攻的第一大障碍,完成了具有历史意义的渡河任务 , 为祖国的独立和人民的解放立了大功。”
    8月7 日,刘邓大军在鲁西南战役胜利并进行短期修整后,兵分三路挺进大别山。与此同时,为到达大别山后能迅速开展地方工作,抽调了千余名地方干部组成了以“天池部队”为番号的干部大队,分别随各纵队南下。段君毅率领机关人员 踏上挺进大别山的艰苦征程。
    8月17日,部队进入黄泛区。黄河流归故道以后,这里变为一望无际的沼泽地。有的地方看着水已干涸, 但脚一踏下去却是稀烂的淤泥 , 前脚拔起后脚陷进,使劲越大,陷的越深。段君毅曾致力于黄河治理,熟悉这种情况,为避免人、马、物资陷进泥沼,他下令派人找当地老乡沿可行处设置路标,并搞了些麦秸、稻草铺路, 使部队较为顺利地通过黄泛区。为了摆脱敌人的围追堵截,段君毅根据上级指示,忍痛割爱, 将一些辎重埋掉和炸毁,他和许多指挥员都为 之心痛地流下了眼泪。
千里跃进大别山的途中,刘邓首长非常关心后勤物资,委托段君毅努力保护好后勤物资。段君毅日夜为之操劳,冒着敌机狂轰乱炸的危险 , 镇定自若地指挥部队对重要物资全部进行了伪装,竭尽全力地保护好后勤物资。强渡沙河,血战汝河,段君毅亲自护送了200多辆辎重大车, 安全地闯过了一道道艰难险阻,出色地完成刘 邓首长的又一次重托。
    四、肩负重担的鄂豫区党委书记
    1947年8月27日拂晓,刘邓大军粉碎了敌人的围追堵截 , 从息县大埠口等地胜利地渡过淮河,到达大别山区。因地方工作和战勤服务出色而一再受到刘邓首长表扬的冀鲁豫区行署主任段君毅,对老区人民一往情深,一来大别山就深入到群众中进行宣传。他听说商城县有13 所中学 , 就让有关人员组织学校师生和当地群众到城里一个学校操场上集合,由他亲自作宣传报告。他满怀深情地说:“乡亲们,我们是共产党、毛主席领导的队伍,也就是当年的红四方面军,现在又打回老家来了。当年的红军队伍之所以离开,是那时敌强我弱 , 在这里站不住脚,现在不同了,我们今天的回来,是在消灭大量国民党军队之后的大进攻。现在刘伯承、邓小平率领我们来到这里,就是要在这里建设人民当家作主的解放区,和大别山人民一起打倒蒋介石!”
    刘名榜是“大别山红旗不倒”的代表性人物,在当地群众中影响很大。刘邓首长要求段君毅设法找到这个人,段君毅立即派出民运部长穰明德去寻找罗礼经光中心县委及其领导下的游击队,不久就与刘名榜取得了联系。接着,迅速成立了中共经扶县委和经扶县(后来刘伯承为其改名为新县)爱国民主政府,穰明德任县委书记,刘名榜任县长。这是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后建立的第一个县政权。
刘邓大军进入大别山后,立即实施战略展开,创建大别山根据地。鄂豫区是大别山主峰所在地,这里既是红军时期创建全国第二大革命根据地——鄂豫皖苏区的中心区域,也是刘邓大军重建大别山革命根据地的中心区域,战略地位十分重要。10月12日,中共中央中原局发出《放手发动群众,创建大别山根据地的指示》; 同时,决定成立鄂豫区党委、军区和行署,由段君毅任区党委书记兼军区政治委员,刘子厚任区党委副书记兼行署主任,王树声任军区司令 员;每个纵队抽出 3 个团作为军区基干武装 , 并抽调干部战士参加地方工作。
    段君毅肩负重任 , 一手抓地方党委、政权建设,一手抓鄂豫区党委、行署、军区机构的筹备。10月下旬,鄂豫区下辖的5个地委、专署和军分区就相继建立,其中鄂豫区第一、第二地委、行署、军分区设在信阳境内。11月15日,鄂豫区党委、行署、军区成立大会在商(城)麻 (城) 边界的福田河召开。段君毅主持鄂豫区党委工作,首先致力于完成的主要任务就是:建立健全各级政权,发动群众进行土改,配合主力粉碎敌人的“重点清剿”,创建大别山根据地。在区党委的统一领导下,鄂豫军区部队实行重点分散,在迅速打开局面、扩大革命势力范围、支持群众斗争等方面取得很大成绩;各级党委政府则迅速扎根于群众之中,组织群众支援刘邓大军作战。经过艰苦努力,地处大别山战略要地的鄂豫区根据地建立起来,辖25个县,纵横600余里,人口约750万,这是刘邓大军进入大别山后创建的最大的一块解放区。“ 我们依靠的是人民,蒋介石依靠的是调堡”,刘邓说这就是我军在大别山胜利的关键。来到大别山区以后,邓小平就反复强调;“一定要牢固树立起以大别山为家的思想,一定要和大别山人民同生死共患难,为重建大别山根据地而斗争”。段君毅以此作为鄂豫区党委的中心工作,大力动员和组织人民群众支援刘邓大军。
    富有光荣传统的大别山老区人民,得知“当年的红军回来了,再也不走了”,蕴积在心头的革命热情很快迸发出来。他们真心拥护人民子弟兵,纷纷以各种方式帮助和支援刘邓大 ,涌现出许多可歌可泣的动人故事。在鄂豫区党委的领导下,迅速掀起了参军、参战、支前的高潮。鄂豫二分区的新县,一次就有600多人报名参军。老区人民支援刘邓大军的热情在支前工作上得到充分的体现。鄂豫区的各级县区政权一建立,就响亮地提出“拥护大军、支援大军”的口号,广大人民积极响应, 男子为刘邓大军带路送情报、抬担架、护送伤病员、保管军用物资,妇女为刘邓大军缝补洗浆、烧水做饭、护理伤员、赶制军鞋、棉衣,到处呈现出民拥军的动人情景。新县陈店乡熊家洼是只有 14 户人家的小山村,一次就安置了9名伤病员。当时群众生活很苦,但乡亲们宁愿吃糠咽菜,也要把仅有的一点口粮留给伤病员;敌人搜捕时,乡亲们冒着生命危险,掩护伤病员,使9名伤病员都得以痊愈安全归队。英雄的大别山人民成为刘邓大军的坚强后盾。在段君毅的坚强领导下,鄂豫区的拥军支前和战勤工作尤为出色。许多当年随刘邓征战大别山的指战员回忆这段难忘历史时都说“没有大别山群众热情的拥护,我们是不可能立足大别山的”。
    1947年冬,国民党以33个旅的兵力疯狂围攻大别山 ,实行“重点清剿”。刘邓首长统观全局,决定采取超常的破敌之策——分兵作战 ,采取内线坚持与分兵向外、内外线配合、寻歼弱敌的方针,实施战略再展开。于是,由刘伯承率一纵开赴淮西,十纵、十二纵向桐柏区和江汉区展开,邓小平率前方指挥所,指挥留在大别山区的第二、三、六纵队和鄂豫、皖西两区党政军民 ,坚持内线斗争。
邓小平对大别山重要战略地位和作用有深刻的评价“中原形势决定于两个山 , 一个是大别山,一个是伏牛山,敌人最关切的还是大别山,它比伏牛山更重要,中原要大定就要把大别山控制起来。大别山是一个战略上很好的前进基地,它迫近长江,东西一直顶到南京上海,西南直迫汉口,是打过长江的重要跳板,敌人时时 刻刻受到我们过江的威胁。大别山,敌人必争, 我也必争”。这体现了刘邓大军要在大别山站住脚的坚定信念。鄂豫区是大别山的腹心 , 也是邓小平和前方指挥所的主要活动区域。肩负重任的鄂豫区党委书记段君毅深刻领会邓小平的“我们在大别山背重些”的指导思想,号召鄂豫区军民发扬艰苦奋斗的光荣传统,宁肯多忍受一个时期的艰苦,也要拖住敌人,为外线大量歼敌创造有利条件。在敌人的重兵“围剿”中, 段君毅、王树声率领鄂豫军区部队既要英勇地打击敌人,又要处处保护邓小平和前方指挥所的安全。军情急,战事险,段君毅率领鄂豫区党委一班人,与干部、战士和群众同生死、共患难 , 同敌人进行英勇顽强的斗争。他们经常风餐露宿,数日不能一饱,半月不见油盐,然而却充满了革命的乐观主义和坚定的革命信念。由于段君毅带领的区党委领导班子坚强有力,鄂豫区没有一个县委、一支部队跑到淮河以北,始终坚持战斗在大别山腹地,即使在最困难的时候, 鄂豫区仍有十五六块相对稳定的小根据地。鄂豫区党委机关的主要活动地——商城、新县南部山区成为邓小平和前方指挥所的常驻地。
    至1948年1月,鄂豫区的形势有了大的改观,地方武装扩充了一倍多,各县的县大队都有3 至4个成建制的连。在区党委的领导下,全区性的游击战争广泛展开,歼敌、剿匪数千人,给敌人以沉重打击。主力部队则在地方武装和群众的配合下,先后收复县城10余 座,歼灭敌正规军1.5万余人,取得了坚持大别山内线斗争的重大胜利。1月15日,邓小平致电毛泽东“现在看来,我们业已站住脚,不管情况如何严重,敌人是撵不走我们的”。刘邓大军终于在大别山站稳了脚,扎下了根,胜利地实现了毛泽东关于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三种前途”估计中最好的前途。毛泽东对此给予了高度评 ,称赞这一战略行动对于实现解放战争转入战略反攻的伟大历史性转折有“决定性的战略作用”。陈毅也为此向党中央建议“正因为他们在大别山拖住了敌人,各地才能顺利转入进攻,各地打了不少 胜仗。要记功的话,各地只能记一半,另一半要记在坚持大别山斗争的指战员身上”。
    五、段君毅的英名与大别山同在
    1948年2月下旬,由于全国战局的需要 , 刘邓大军主力转出大别山,投入逐鹿中原的大决战。主力部队撤离大别山之前,邓小平语重心长地对鄂豫区党委书记段君毅说“我们走了,你们要坚持,不要怕,顶住就是胜利”。2月 22 日 , 邓小平以中原局名义下达了《关于开展大别山游击战争的指示》。段君毅不负重托 ,立即召开区党委会议,对主力部队转出大别山后如何继续坚持大别山革命斗争进行了周密的研究部署,并表达了区党委坚定不移的决心“要拿出红军爬雪山过草地的精神,与敌人展开一场殊死的斗争,用鲜血和生命保卫解放区”,誓与大别山人民共存亡。
    刘邓大军主力转出大别山后,局势十分严峻。敌人以20多个旅的优势兵力,连续对大别山解放区实行“纵横扫荡”,“分区合围”、“捕捉奇袭”、“筑寨并村”,敌军每到一地,都采取“竭泽而渔”的残酷手段,大肆捕杀地方干部,袭击县区武装,屠杀革命群众,制造无人区,千方百计地割断共产党与群众的联系。在敌人的血腥镇压下,鄂豫区的许多县政权和农会组织被搞垮,地方党组织遭到严重破坏,被捕、牺牲、失散者达700余人。面对强大而残暴的敌人 , 如何冲破黎明前的黑暗?鄂豫区党委在段君毅同志的领导下,及时地从政治、军事等方面采取了一系列正确措施,适当集结兵力并采取灵活机动的游击战术,迅速扭转了被动的局面。到 1948年春,鄂豫区部队在地方武装的配合下 , 利用空隙,穿梭出击,积小胜为大胜,歼敌 4000多人,有力地打击了敌军的嚣张气焰,振奋了部队和群众的情绪,终于再次在极端困难的情况下站稳了脚根。
大别山的局势最严峻的时候,正值春耕大忙季节。段君毅对农业生产非常重视,为了不误农时,专门以区党委名义下达了《关于老苏区工作指示》。他强调指出:对受敌人摧残严重的无人区,要尽快动员群众回家春耕;对于缺种子缺粮的农户,要设法调剂,务必不误农时,不荒地;要注意抚慰和照顾军属;对困难户,不仅要救济 一部分急需的口粮、衣物,还要帮助搞好春耕。
    在艰苦卓绝的斗争中,段君毅不断地以邓小平“我们在大别山背重些”的崇高精神激励大家。5月初,段君毅主持召开区党委扩大会议,他代表区党委深刻阐明了当前的形势和任务“我们刚到大别山不久,一下就解放了20多座县城,到了今年2月,连一座县城也没有了。但是,由于我们坚持不懈地斗争,现在又有了比较稳定的十五六块根据地。这说明我们的形势已经有了很大的转机。我们的任务就是在淮河以南度春秋,坚持战斗在大别山。我们在这里牵制敌人越多,我军主力在其他战场上就会打更多的胜仗大别山是蒋介石最敏感的地区,我们战斗在他的卧榻之旁,使他日夜不得安宁。他与我们拼死相争,我们就利用大别山山高林密,便于隐蔽的天然条件,与他周旋。我们虽然度过了最艰苦的三、四月份, 但应该看到五月份的形势依然十分严峻。最近, 刘邓首长准备在外线发起几个大规模的战役, 那时,我们的形势就会从根本上好转。当前,我们主要是做好反攻作战的思想准备和物资准备 , 但也不要放过任何歼敌机会。只有大量歼灭敌人,才能不断壮大自己”。这次会议是冲破黎明前黑暗的一次总动员 ,熬过五更寒,就是艳阳天, 段 君毅的讲话给与会者以很大鼓舞,为坚持大别山的对敌斗争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1948年夏,中原主力部队发动了强大攻势 , 迫使蒋介石将“扫荡”大别山的部分军队外调 , 鄂豫区的形势日渐好转。为了更好地开展对敌斗争,根据上级指示,段君毅带领全区党组织开展以“三查”(查阶级、查工作、查斗志)和“三整”(整顿组织、整顿思想、整顿作风)为主要内容的整党运动;同时,在部队中开展了以诉苦、“三查”和“三大民主”为主要内容的新式整军运动,取得了良好的成效。接着,段君毅因势利导,在鄂豫区各地“开展打胜仗比赛”, 并确定了“坐南朝北”的发展方针,部队开始由山地转向平畈,向敌军事力量薄弱地区展开反攻作战,打了不少漂亮仗。8月下旬,段君毅在 区党委会议上,明确提出全区今后的主要任务是集中力量打胜仗,争取大别山敌我斗争形势的根本好转。9月至11月,中原主力在淮北地区胜利作战和淮海战役的打响,迫使驻扎大别山区的国民党正规军大批撤走 , 留下的不过20 个团。段君毅、王树声抓住时机,指挥鄂豫军区部队首先发起了解放新县的战斗。10月8日, 军区教导第一旅和第二分区部队从南北两面向新县县城发起攻击,战至黄昏,守敌不支,弃城而逃,鄂豫军区部队乘胜追击,歼敌200余人,新 县县城遂告解放。从1931年2月红军首次攻克豫南重镇新集,使之成为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的首府,至1948年10月鄂豫军区部队攻克新县县城 , 使之成为信阳全境解放的先声,新县是大别山革命历史的名城。段君毅对部队进城有严格的要求,因此,鄂豫军区部队进 驻新县县城后, 模范地执行群众纪律,使社会秩序迅速稳定。鄂豫区党委为此发出通知,指示各地学习其模范执行城市政策的经验。
    段君毅深谋远虑,善于从战略全局着眼, 充分发挥大别山战略要地的重要作用。11月6 日,淮海战役刚刚打响,鄂豫区党委就精心作出全面反攻的计划,要把大别山建成巩固的前哨阵地和渡江南下的战略基地。这个计划立即为邓小平为首的淮海战役总前委所批准。随之, 段君毅、王树声命令鄂豫军区部队奋力作战 , 打通与淮北的联系 , 迅速解放全境。商城、固始县城是鄂豫军区部队经过两次争夺才获得最后解放的,尤以商城攻坚战最为激烈。攻城部队与商城守敌激战一夜,歼敌一个团,缴获大批军用物资。在这场战斗中,有402名指战员英勇牺牲。商城解放后,这个在红军时期就以“赤城” 而闻名的大别山腹地,再次成为鄂豫区党政军领导机关的驻地。 鄂豫军区部队以不可阻挡之势先后解放了新县、商城、固始、金寨、光山、潢川 、霍邱、礼山等 9 座县城,控制了大别山北麓至淮河以南的广阔区域,并“抽调适当兵力,集结固始地区,以防敌邱清泉、李弥、孙元良兵团南窜”,为支援淮海战役作战营造了十分有利的形势。1月10日,淮海战役以歼敌55.5万人的辉煌战绩胜利结束。段君毅立即提出“为了将大别山变成我军渡江作战的前进基地,必须将国民党的残余势力和大大小小的土顽据点彻底干净地全部肃清,不留后患”。于是鄂豫区一方面立即展开了大规模的清匪反霸斗争,为南下大军扫清障碍,另一方面组织和发动规模空前的支前运动。
    大别山是解放军渡江南下的前进基地为了及早做好支援大军南下的准备,鄂豫区党委在淮海战役刚刚结束之时,就决定成立以段君毅、王树声为首的支前司令部,动员一切力量筹粮备款、修桥开路、运送物资,支援大军渡江南下、解放全中国。在鄂豫区党委的领导下,紧张热烈的支前运动蓬勃兴起,全区各地到处都建立了支前站、供应站,沿途红旗招展,群众热情迎送并为南下大军提供了充足的物资,充分显示了大别山老区人民的奉献精神。据不完全统计,仅信阳革命老区就为南下大军筹粮1800 多万斤、柴草 3000多万斤,出动支前民工60 多万人次,修筑公路620多公里,修建桥梁222座, 并提供了大批款项及军用物资。各路南下大军顺利通过大别山时,都为受到老区人民象当年爱戴红军一样的热烈欢迎而感动至深,增添了将革命进行到底的信心和力量。
1949年2月下旬,段君毅由鄂豫区党委书记兼鄂豫军区政委调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后勤司令部司令员兼政治委员。
    在大别山革命历史的丰碑上,铭刻着一个响亮的名字,他就是曾在这块红色土地上战斗、工作、生活了18个月的鄂豫区党委书记段君毅。从1947年8月刘邓大军进入大别山至 1949年2月又肩负新的重任走出大别山,段君毅忠实履行了邓小平代表刘邓大军发出的庄重誓言“我们是鄂豫皖子弟兵”,“我们的口号是与鄂豫皖人民共存亡,使鄂豫皖人民获得解放”。段君毅在主持鄂豫区党委工作期间,历尽艰难困苦,为重建大别山根据地、坚持大别山革命斗争、迎接大别山胜利解放做出了卓越的贡献。全国解放后, 大别山人民为了缅怀革命先烈,在鄂豫区首府所在地商城修建了一座烈士陵园。这座陵园的中央矗立着高大的纪念碑 , 与远处的大别山主峰金刚台交相辉映红星闪烁下的碑文记载了鄂豫区党委和段君毅、王树声等老一辈革命家卓越的历史功绩。
    段君毅同志对大别山人民情深意长。1979 年5月6日,他任中共河南省委书记时亲自到商城县主持了纪念商城起义50周年的重大活动。 1981 年初他调任北京市委第一书记以后,对信阳革命老区的建设一直都非常关心,甚至在退居二线后仍想方设法帮助信阳老区解决实际问题。他曾亲自批示 ,使信阳驻京办事处顺利地设在首都北京的优越位置;他曾于1994年5月,特意到信阳出席中国信阳第三届茶叶节活动,并再次重返商城视察,对老区人民的生活和经济发展关怀备至;他对信阳老区建设是“有求必应、有难必帮”,常常亲自为此打电话、写信,恳请有关领导同志帮助信阳解决困难,先后协调落实的农业综合开发、水利、农电、防洪项目资金达1亿多元。这些都充分体现了老一代革命家“任何时候都不能忘了老区人民”,“我们有责任帮助老区群众尽快脱贫致富”的伟大胸怀。
    如今,深受大别山老区人民爱戴的段君毅同志虽然离开了我们 , 但他仍然活在我们心中。他为党和人民的伟大事业作出了卓越贡献,永载历史的丰碑,并仍以其崇高的精神鼓舞着我们在社会主现代化建设的伟大征途中再创新的历史辉煌。

                                         (作者:信阳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党组书记)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