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欢迎访问信阳党史网!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信息查询

【信阳抗战记忆·英雄谱】从大别山走出的八路军虎将叶成焕(下)

添加时间:2020/9/7 15:17:56 信息来源:信阳日报 浏览次数:

【信阳抗战记忆·英雄谱】从大别山走出的八路军虎将叶成焕(下)

 

4月15日,侵入武乡的日军一○八师团在对县城进行残酷烧杀后,沿浊漳河东窜,刘伯承师长当即命令七七二团和七七一团沿浊漳河两岸山地实施平行追击。16日晨,武乡长乐滩附近的山路上车轮滚滚,人喊马嘶,全副武装的日军辎重部队正旁若无人地向东行进。看到敌人已基本进入包围圈,叶成焕果断地摇响了师部的电话:“师长,下命令吧,不然到口的肥肉就跑了。”“好,打吧!”电话里传来刘伯承的命令。听到命令,七七二团所有的武器立即开火,顷刻间,机枪、炮弹、手榴弹疾风暴雨般飞向敌群,战士们的喊杀声,刺刀碰撞声响彻天地。战斗进行到下午5时,山崖被炮火烧红了,长乐滩上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敌人丢下的武器辎重堆积如山。“痛快!太痛快了!”叶成焕望着眼前的情景,脸上露出少有的微笑。这时,通讯员前来报告:“团长,师长来电话,3000多日军赶来增援,命令我团立即撤离战斗。”“什么?你再说一遍!”似乎没有听清通讯员的报告,叶成焕又大声地问。他不愿意就此放弃歼敌的大好时机,但是,军令如山,师长的命令必须执行。

敌人的援兵已一步步逼近了,叶成焕看见战场上到处是敌人丢弃的枪支弹药,心想这批武器能装备我们多少兵力啊!此时,他已经忘记了危险,仍站在山坡上,用望远镜观察着战场的形势,考虑着有没有可能消灭来援之敌,尽快打扫战场夺取武器。

“团长,危险,赶快撤吧!”通讯员提醒他。这时,部队已经开始撤离。

“团长,跟我们一块走吧!”走在队伍最后的八连连长尤太忠也赶过来劝道。

“你们先走,我随后就下去。”叶成焕随口答道,仍然站着没动。

“不好了!团长负伤了!”就在八连刚走出没多远,突然,通讯员大声地呼喊起来。当战士们迅速返回的时候,叶成焕已倒在了血泊之中,一颗罪恶的子弹击中了他的头部。

叶成焕负伤后,特务连的战士们抬着叶成焕急速向山下撤退。一路上,叶成焕依然流血不止,他的神智时而清醒时而模糊。“哎,队伍,队伍呢?”见到大家,他喃喃地说道。由于失血过多,叶成焕被抬到榆社郝北村的第二天就牺牲了。刘伯承师长得到叶成焕牺牲的消息后,三步并作两步来到七七二团。他一看到躺在担架上的叶成焕,马上颤抖着俯下身子,用力将叶成焕紧紧抱在怀里,连声悲痛地呼唤:“成焕哪!成焕!”

4月18日,八路军一二九师全体将士在山西榆社县郝北村召开了万人追悼大会,临时搭起的灵堂里放着叶成焕的灵柩,上面覆盖着中国共产党党旗。桌子上摆放着团参谋长王波为叶成焕画的半身像。刘伯承师长亲自致悼词,他悲恸地说:“古人讲,死,有的轻于鸿毛,也有的重于泰山,叶成焕等烈士的死,是光荣的死,永垂不朽的死。”副师长徐向前对叶成焕也给予了高度评价,他说:“他(叶成焕)是鄂豫皖时期参加红军的,作战勇敢、沉着,善于团结同志,在群众中有很高的威信。”

1939年9月18日,在“九一八”纪念日,晋东南抗日根据地第三专署在武乡县长乐村修建了纪念碑,以纪念长乐村战斗中牺牲的八路军将士。纪念碑为六角形,正面的碑文由陆定一亲自撰写,其余各面分别镌刻着朱德总司令、彭德怀副总司令等人所书的挽词。

新中国成立后,叶成焕的遗体迁葬于河北省邯郸市晋冀鲁豫烈士陵园。

叶成焕参加革命较早,留下的遗物不多。1971年,武乡县委办公室副主任李彦南征集到了叶成焕牺牲时穿过的一双草鞋,原在武乡革命纪念馆陈展,1988年3月交八路军太行纪念馆保存,1999年5月被鉴定为国家一级文物,现陈列在八路军抗战史陈列馆第二展厅。

如今,在叶成焕烈士的家乡河南省新县郭家河乡,当地政府已经把叶成焕的旧居重新修缮,还把叶成焕的生平事迹做成展板,陈列在郭家河革命纪念馆中,让后人永远记住这位在抗日战争中抛洒青春和热血的八路军虎将。(祝辉  刘翔)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