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欢迎访问信阳党史网!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信息查询

大别山上的“敌后武工队”——不为人知的便衣队传奇

添加时间:2019/8/16 15:00:26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大别山上的“敌后武工队”

     ——不为人知的"便衣队"传奇

 

 

 

“敌后武工队”威震敌胆、尽人皆知、名满天下。在全国第二大革命根据地——鄂豫皖革命根据地,也活跃着这样一支武装力量,这就是鄂豫皖革命根据地武装便衣队。它是在红四方面军主力1932年10月长征之后,鄂豫皖革命根据地遭敌严重摧残,斗争形势极其严峻的特定历史条件下,产生的具有地方特色的革命斗争组织形式。从1932年11月到1937年9月,武装便衣队的活动几乎贯穿了鄂豫皖革命根据地革命斗争的后半期,高峰时,有便衣队近百支、人数700余人,活动涉及3个省22个县,分布和活动范围超过了鄂豫皖革命根据地鼎盛时期地域,活动时间之长,活动范围之广,活动影响之大,都是中国革命史上仅有的。武装便衣队为保卫根据地,坚持革命战争鄂豫皖革命根据地28年红旗不倒,进行百折不挠的斗争,建立了不朽的功勋。

 一、星火燎原——便衣队发展历程及特点

 

便衣队地创造经历了一个由不自觉到自觉的过程。红四方面军主力撤离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后,根据地党组织和广大干部群众开始摸索、寻找新的斗争方式。他们在斗争实践中,根据不同时间、不同地点、不同的斗争对象,相应地变化活动规律,改变斗争方式。以斗争经验丰富、机勇的军事人员或党政干部和本乡本土的斗争骨干,组成游击小部队,采取隐蔽、奇袭的战术,不断打击敌人,保护群众,在敌人占领的“白旗下”区域内,开展广泛地游击战争。鄂豫皖革命根据地武装便衣队的产生及其发展过程,依照便衣队运动自身的特点,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

(-)从19321933,是武装便衣队的产生、兴起阶段这一阶段的特点表现为:在敌人占领区留下的斗争骨干,在人民群众的支持下,自发地起来斗争,创造了符合当时客观斗争实际的一种新的战斗组织形式

1932年秋,李世,徐海珊,钱荣华等同志奉命插入占区以虎塔山,杨台山为依托,秘密联络群众,成立了一支鄂豫皖革命根据地最早的便衣队。1933年春,光山泼陂河原游击队长熊启文和红四方面军留下的伤病员刘连长秘密组织了一支五六人的小队伍,以泼陂河南的刘田尤湾为基地,频繁活动于泼陂河西南一带,恢复党组织,向国民党保甲政权筹粮筹枪筹款,成为光山县党和武装力量在泼波河一带的有力支点(后来发展为光山河区便衣队)。同一时期,光山县凉亭原赤卫军干部杨宗贤、双轮河原游击队长李风先各拉起一支五、七人的小队伍,以赛山、张大山、双轮河为中心,坚持秘密对敌斗争,多次出奇不意地袭击反动分子,取得了不起的战果(后来发展为光山砖白便衣队)。东北道委书记郑位三1933年3月29日在省苏三次执委扩大会上,总结这种斗争经验时举例说:“目前游击打得最好的,要算光山同陂安南1931年6月,中共鄂豫皖中央分局建立陂安南县),这两处的小队伍,可是能够起大作用,如同光山的游击队时常打击民团,每天总要捉反动、打敌人、夺粮食,截断敌人交通,砍敌人电线……他们多半是夜间行动,曾经占领过白雀园、沙窝集,并经常地摸到敌人附近,逼近新集、泼陂河,这里主要的原因是他们肯干、五更半夜地干,所以最近光山白区群众斗争发动起来了,每天夜里拿起锄头,配合游击队行动。”这些人都身穿便衣,带上短枪,小队人马活动,大家便称他们为“便衣队”。由于其成员都是曾经长期战斗在本地或是本地斗争骨干,他们在长期实际斗争中百炼成钢,依托有利地形,长于夜战,习惯于雾雨风雪中出战他们代表了人民群众的利益和要求,和人民群众亲如鱼水,深得人心,人民群众是他们耳目因而能够轻易举地捕捉战机,并能够战而胜之。此后,便衣队在各地不断

(二)19331934年10月,是武装便衣队的推广、普及阶段。这一阶段的特点表现为:在中共鄂豫皖省委积极推广、正确引导下,便衣队迅速发展,便衣队的斗争已成为革命根据地的主要游击活动。

武装便衣队迅速发展,引起中共鄂豫皖省委的高度重视,1933年11月10日,鄂豫皖省委给中央的报告中高度评价并肯定这种游击斗争形成,认为“现在最有发展希望最重要的运动,就是便衣队的运动。这个运动本来是从群众中自已发生起来的革命的农民,三人、五人自已成立一队,用短枪、短刀、刀矛等武器,在夜间去杀反动或袭击数人。因为他的队形小且便装及在当地行动,不易为敌人所觉察,行动便捷,所以是赤区或敌人占领区域中极为适宜的一种游击武装的方式,并且容易广泛发动,成为一种群众运动,我们现在决定用党、苏维埃、红军及游击队的全部力量,去发展这种武装形式。”“要建立白旗下的群众工作与秘密的组织工作,首先最有效的还是发展便衣队的组织。”省委和各级党组织对便衣队运动积极地正确引导、改造和推广,使武装便衣队运动蓬勃兴起,发展很快遍布鄂豫皖各地。1933年冬,省委责成鄂东北道委在经扶县(今新县)卡房举办便衣队训练班。训练班由郑位三主持,道委秘书程坦任训练班秘书。训练班学员是从各游击手枪队中挑选出来的骨干,每期每乡选2人,为期10天左右,分期分批地为各乡轮训武装骨干.训练班主要由郑位三同志讲课,主要内容为:便衣队的性质、任务、工作方法和纪律以及游击战术、两面政策、统一战线等。通过讲解学习,学员再分散到群众中进行实践。几天后再回到训练班汇报总结,谈体会,总结经验,共同提高。卡房便衣队训练班培养了大批骨干,学员毕业后,在配合红军作战,巩固和扩大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1934年3月24日,省委给中央的报告中说:“陂孝北县(今湖北省大悟县)有便衣队一大队,河口县有便衣队一大队,南区有游击一大队、罗山有游击一大队,红安有便衣队四个大队,除子云区便衣大队下属有四分队外,其余多是三两分队为一大队,光山共有七队,麻城共有四队。……区委、县委工作人多半都参加在便衣队内面。便衣队的活动为我们几月来主要的游击活动”。省委号召“要积极在白旗下面发展群众的便衣队的组织”“大胆的吸收英勇斗争的群众参加便衣队”。在各级党组织的领导下,便衣队得到了更大的发展,到1934年秋,便衣队的发展已达到每区一队,甚至每两个乡就有一队。 经过斗争锻炼,便衣队不仅给红二十五军补充大量兵员,在某些地区甚至起到主力红军的作用。

(三)1934年11月至1937年秋三年游击战争时期,这一阶段是在高敬亭的领导下,武装便衣队通过短暂的整理、恢复后,迅速巩固、发展和完善阶段。这一阶段的特点明显表现为:便衣队在斗争中的战略地位更加突出,实行党政军一体,成为坚持老区、开辟新区的重要力量。

1934年11月,红二十五军撤离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后,根据地的武装便衣队,不屈不挠,前仆后继,继续坚持斗争,并在斗争中有新的发展。三年游击战争时期,武装便衣队始终是对敌斗争的一支坚强的重要力量,起着主力红军所不能起到的某种作用。红二十八军领导人高敬亭十分注重武装便衣队在游击根据地斗争中的意义,开始用便衣队的斗争形式开辟新的游击根据地。他从政治上、军事上、组织上对便衣队的建设提出了一系列的卓有成效的作法挑选斗争坚决,具有独立工作能力,会打仗、会做群众工作、能够掌握政策的优秀指战员和优秀的地方干部,加强和充实各地的便衣队,同时从整个战略和战术布局上有计划、有目的地派出一批批新的便衣队从任务、政策和策略等方面规定五项任务“(一)宣传共产党和红军的主张,宣传人民翻身解放只有靠共产党领导的红军的道理。发动并组织群众斗地主,打土豪,开仓分粮,救济穷人。(二)扩大红军游击队,掌握枪杆子。歼灭反动民团,镇压反动分子。首先要镇压罪大恶极的恶霸地主,为人民出气、撑腰。(三)安置红军伤病员,使之早日康复归队。筹款筹物,供应红军,作红军的后方。(四)侦察搜集情报,配合主力部队作战(五)建立和发展党组织”在高敬亭的杰出领导下,便衣队运动进入一个空前发展的阶段。到1937年春,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的便衣队已达近百支,队员有六七百人,分布于3个省22个县。它像一团熊熊烈火,燃遍了以大别山为中心的广阔域。

 

二、血浓于水——便衣队与鄂豫皖革命根据地人民生死情

 

便衣队全心全意地为人民谋利益。便衣队产生不久,“各区工作之决定,多半是区委、区苏、便衣大队之联席会议解决的”,有些地区,“便衣队实已成了乡村苏维埃的代表”,“群众把便衣队当做苏维埃一样,遇事来找便衣队指示。”各地武装便衣队能为群众办事,能掌握和号召群众,在人民群众中推行各项政策政令,使在敌人占领区和新开辟的游击区,苏维埃的红旗不倒。便衣队十分注意执行政策和工作纪律,严格遵循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尊重群众风习,在群众中有很高的威信。群众无论有什么事都主动找便衣队解决。便衣队干方百计的为群众谋利益,常用打土豪得来的粮食,救济断炊的农民,想方设法帮助群众解决具体困难,“带群众一路分粮,带群众一路杀反动”。

便衣队坚决镇压危害革命发展,残害群众,作恶多端的反动分子,时刻保护群众利益。光山县砖桥乡第六保保长兼民团中队长胡占香,手下有团丁百余名,十分嚣张,横行乡里,整日带着团丁在凉亭、毕店一带奸淫烧杀。他火烧了凉亭街,残杀了农民陈清安等数十人。砖白便衣队为民除害,于1935年5月在毕店街抓住了胡占香,带到赛山处决。砖桥乡陈乡有个大劣绅陈胖子,对民盘削凶狠,要租逼债,凶如虎狼,群众恨之入骨,砖白便衣队根据群众要求,于1935年8月,趁陈胖子在佃户家要课,强令佃户杀鸡煮汤元他吃的时候,一举抓获,带到赛山处决,群众无不拍手称快。1936年8月,砖白便衣队在毕家祠堂处决了恶贯满盈的民团中队长胡继胜。

广大群众真心实意地拥护便衣队。由于便衣队时时想着群众,处处关心群众,把群众的疾苦放在心上,为群众不怕艰苦不怕牺牲,因而赢得广大群众真心实意地拥护与爱戴,至用生命保护便衣队。罗山县铁铺何家冲的何大娘,丈夫和两个儿子均为革命牺牲。她提着竹蓝,以做小生意为掩护,走村串户为便衣二队、四队搜集情报,转送物资,先后掩护和护理13名红军伤病员。她被敌人抓去刑讯通供,右眼被打,大腿被刺刀捅坏,造成终身残废,也没有向敌人吐露半点秘密。在敌人“清剿”时,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群众一改不外人进入未出嫁姑娘房间的习俗,将便衣队员或伤病员在女房里,以避敌人搜,当敌人一旦,闺不犹像地说“这是我丈夫”。1936年冬,东北第三路游击师和砖桥、八里两区便衣队驻在凉亭姜家湾,湾里群众张振启的父亲在外乡干零活,得知第一O九师两个营正要袭击姜家湾,就跑回来报信游击师和便衣队立即转移,使敌人扑空。此后不久,敌人探知张振启的父等五人拥护红军、便衣队,于1937年正月初一将杀害

正是由于广大众的拥护与爱戴,才使便衣队度过敌人反复“清剿”的一道道难关,保存和发展自己,胜利完成所承担的重任。便衣队与广大群众的这种血浓于水关系,是任何反动派都破坏不了的。

 

三、丰碑永——便衣队让血染的红旗高高飘扬在大别山上

 

鄂豫皖革命根据地武装便衣队一诞生,就显示他克敌制胜的战斗力。在国民党始终保持数十万以上兵力,不断对根据地进行追剿、合剿之际,在土匪民团疯狂地向根据地群众报复的险恶环境中,武装便衣队到处神出鬼没地袭击敌人,惩办反动分子,保护群众,不仅坚持和保卫鄂豫皖革命根据地而且开辟和创造新的游击根据地。他们和革命根据地人民休戚相关、风雨与共,与主力红军形成对敌斗争的两个铁拳头,在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党组织的领导下,为大别山武装斗争和土地革命的旗帜始终不倒,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一是坚守革命信念,恢复建立和发展党的组织。鄂豫院省委在推广便衣队中,要求便衣队“发展党和群众组织”,明确规定,今后“党的大部分工作都在这便衣队的组织当中”。便衣队把在敌人进攻中遭到破坏的党组织恢复起来,被打散的革命力量凝集起来,同时积极审慎地把斗争中经考验的优秀分子吸收到党内,建立坚持游击战争的领导核心,使得敌人占领区和新开辟的游击区有了党的坚强领导。红二十八军领导人高敬亭为了加强和充实地方党组织,还不断地向各地便衣队派出一批批得力的干部,赋于他们独立处理党政军大事的权力,使便衣队组织和地方党组织形成了一个统一的组织,这样既能够把地方党组织武装起来,又切实把便衣队置于当地党组织领导下,更充分更有效地发挥党组织的战斗保垒作用。1935年底,部分地恢复了革命根据地党的基层组织。1936年,又在新开辟的游击革命根据地建立了党的许多组织。党组织的恢复和建立,为根据地革命斗争能够坚持和发展提供根本保证。

二是支援主力红军,是红军坚持游击战争的坚强后盾。首先保障主力红军的供给,为红军伤病员提供养伤治疗的条件当时,“红军的日常用品,如衣帽、鞋袜、牙膏、牙刷、电筒电池、雨伞、绑腿、医药等,几乎都是由便衣队设法提供的。”光山河区便衣队曾多次用打土豪没收的钱到武汉为红军购买军用物资,还将打土豪没收的糍粑腊肉送给红军。砖白便衣队经常把打土豪得来的衣物和生活用品,自己舍不得用而送给红军。1936年9月下旬,砖白便衣队抓了商城一个姓柳的豪绅少爷,得到怀表十多块,银圆千多块,布二十多匹,及大量的香烟、罐头、白糖,全部送给了红二十八军。红军的伤病员,几乎全靠便衣认设法安置和医疗护理,便衣队把伤病员安排在可靠的群众家里,竭尽全力、精心照顾护理,保障医治和营养,使伤病员痊愈归队。红二十八军名将梁从学、詹化雨都曾由便衣队安置养伤。光山河区便队员黄宏儒,在当地认了一个姓黄的老中医为本家,便衣队先后几批收到伤员,都是由黄老中医治愈。其次扩大主力红军和地方武装。在三年游击战争中,便衣队将所组织的游击武装中的许多优秀战士和动员参军的青年,补充到红二十八军和独立团、游击师等部队中去。红安四区便衣队先后输送50多名青年加入红二十八军和鄂东北独立团。灵山便衣队为红军输送了百名战士。黄便衣队动员400多名青年参军,先后组建两个战斗营,都成建制的编入红二十八军。皖西便衣七分队组建了小游击队,由30多人发展到70多人,加上动员参军的青年,共有200多人补充到红二十八军。因此在“红二十五军走后,二十八军打了三年,还保持1000多人,就是靠便衣队补充的”。

点击浏览下一页三是浴血奋战,成为鄂豫皖革命根据地斗争的第二主力便衣队不仅经常独立袭击民团和敌人的小部队,还经常地集合几个便衣队打较大的战斗,积小胜为大胜,配合主力红军为坚持鄂豫皖革命根据地斗争作出了贡献。武装便衣队抗击和牵制敌人相当大的兵力,还不断地打击国民党反动派在地方的社会基础,他们“经常到敌人后方,侧方突击夜击敌人,杀反动,打民团,骚动匪军,断绝敌人交通”。作战前他们帮红军侦察敌情,递送情报,充当向导。在作战时,便衣队与主力红军配合,破坏敌人的的通讯联络和交通运输烧毁敌人的军用物资和军事设施,打击敌人増援部队。1934年2月,光山武装便衣队配合红二十八军八十二师特务营由谭家河经何家畈夜袭“九里十八寨”主寨香炉寺歼敌200多人,俘敌300多名,缴获枪支500余条。

便衣队还是开辟新游击革命根据地的主要力量,只要“在敌人占领区的线索建立有相当头绪时,我们即易于到这些区城内部去成立便衣队”,在“敌人驻扎地域附近”“发展便衣队的活动”。迅速扩大游击区,建立新的游击革命根据地。这一块块游击革命根据地,互为依托,把敌人的“围剿”网络撕得肢离破碎。便衣队作为不穿军装的红军,是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坚持斗争的一支分散作战的军政劲旅。

武装便衣队在长期同敌人的殊死博斗中,涌现出一大批可歌可泣的革命英烈,也为革命造就了一大批军政素质相当高的革命干部和军事指挥员,仅光山砖白区便衣队,戴克明、余明两人在建国后被授予将军衔,为民族革命战争的胜利和全国解放战争的胜利作出了不可低估的贡献。

总之,鄂豫皖革命根据地武装便衣队,发展数量之多,斗争范围之广,坚持时间之久,在土地革命史上是仅有的。便衣队依靠群众,不怕牺牲,善于斗争的精神在大别山上铸立起巍巍丰碑,在中国革命史上留下极其深远影响。    

        (光山县史志室      王加友  李桂荣  王刚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